返回首頁
打造“一帶一路”金融大動脈CURRENT AFFAIRS
打造“一帶一路”金融大動脈 / 正文

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提升評級行業跨國信用服務能力

  信用體系是市場經濟的基石,亞洲作為當今世界經濟體中最具活力的地區,亟待建立亞洲國家普遍認可的信用體系,規范市場秩序,防范信用風險,提高信用話語權,為區域經濟發展提供新的動力。

  加強各國信用機構的跨境交流與合作,力求形成級別互認、滿足跨國貿易、投資和資金融通需求的亞洲信用評級體系,對助力“一帶一路”互聯互通意義深遠。

  “隨著亞洲各國經貿往來、資金融通的合作日益緊密,打破固有分化格局,打破跨國信息不對稱,構建穩定可靠、屬于亞洲自己的信用體系已顯得尤為重要和迫切。”國家發改委財金司副司長陳洪宛在首屆“亞洲信用評級機構CEO峰會暨系統性風險國際研討會”上如是表示。

  在業內人士看來,“一帶一路”倡議正進入全面實施階段,推進亞洲信用體系建設,已成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內深化亞洲區域合作的重點方向。在4月21日由東方金誠國際信用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金誠”)與亞洲信用評級協會聯合主辦的上述研討會上,東方金誠發布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主權信用分析報告》(以下簡稱《報告》),以期為中國企業和資本“走出去”在不同風險條件下制定差異化投資策略提供重要參考。

  亞洲信用體系一體化進程加快

  自2013年正式提出以來,“一帶一路”倡議正進入全面實施階段。根據商務部最新數據,近3年來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額達到3.1萬億美元,占對外貿易總額的26%。2016年全年,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145.3億美元,較2013年增長14.3%,一大批“互聯互通”項目穩步推進。

  在此背景下,基于“一帶一路”倡議的亞洲信用體系建設和亞洲評級行業的發展也被業內人士提上了日程。“信用體系是市場經濟的基石,亞洲作為當今世界經濟體中最具活力的地區,亟待建立亞洲國家普遍認可的信用體系,規范市場秩序,防范信用風險,提高信用話語權,為區域經濟發展提供新的動力。”陳洪宛表示。

  而另一方面,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目前亞洲各國的信用評級機構普遍缺乏跨國作業能力和國際評級話語權,還難以滿足跨國的信用服務需求。

  “發揮好亞洲信用評級協會這一平臺,加強各國信用機構的跨境交流與合作,力求形成級別互認、滿足跨國貿易、投資和資金融通需求的亞洲信用評級體系,對助力‘一帶一路’互聯互通意義深遠。”東方金誠董事長羅光在研討會上表示。

  在他看來,作為正在積極布局國際信用評級業務的中國評級機構,東方金誠將與中國的同行和亞洲的同行一起共同促進亞洲信用評級機構的跨境合作與交流,共同為跨國信用服務需求方提供高質量的國際評級服務,共同提升亞洲信用評級機構的國際評級話語權。

  充分揭示主權信用特征

  在此次研討會上,東方金誠發布的《報告》旨在為中國企業和資本“走出去”,在不同風險條件下制定差異化投資策略提供重要參考。

  據業內人士介紹,國家主權信用風險評估是對一國整體風險狀況的高度濃縮概括,其復雜性為評級工作帶來了不小的挑戰。“東方金誠充分借鑒和參考了國內外主權評級研究的成果,著重挖掘當代主權信用風險演化特征,建立了具有自身特色的主權信用風險評級體系,主要根據一國的政治、經濟、金融、財政及國際收支與外債保障能力五類評級要素,通過定量與定性相結合的方式,對一國中央政府依據合同約定,在未來償還其商業性金融債務的能力和意愿進行評估。”上述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

  記者獲悉的《報告》全文顯示,其共覆蓋了東南亞、南亞、中東石油生產國、中亞、中東歐、獨聯體和中東北非7大區域,總體經濟規模約占“一帶一路”沿線各國整體經濟規模的98.2%,人口占比約為93.5%,充分體現“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整體狀況。

  “首先要準確把握‘一帶一路’沿線各區域、各國的主權信用特征,在不同風險條件下制定差異化投資策略;二是對國別系統性風險進行實時、動態跟蹤,及時調整投資策略;三是可以通過與當地機構合作,利用世界銀行、官方機構投資保險等方式,進行風險緩釋。”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副總經理王青向記者表示。

  市場需求潛力巨大

  自2005年以來,中國的對外投資經歷了快速的增長過程。數據顯示,2005年當年中國對外投資總額為125億美元,到2016年這一指標已經達到了1701億美元,12年時間增長了約13倍。與此同時,國內的熊貓債市場正在崛起,2016年熊貓債發行總額達到1296億元,比2015年增長了8.9倍。

  “未來‘一帶一路’沿線將成為中國企業和中國資本走出去的焦點地區。未來在熊貓債市場上,國際發行人也將主要來自于這些地區,它的市場需求潛力巨大。”在王青看來,市場發展形勢逼人,國內評級機構對此做出相應反應也就成為一種必然。

  王青認為,在目前國內外評級機構紛紛推出主權信用評級產品的背景下,東方金誠主權評級呈現出四大明顯差異點。

  “首先是在評級過程中,更加重視一國政府的治理效果,而不是政治類型或者是否符合西方的自由民主的制度標準;二是在評級過程中,強調經濟增速和政府債務負擔的重要性,而不是片面強調經濟發達程度;三是看重資產質量等金融穩健性的評估指標,同時更加重視對金融危機具有預警性指標的影響;最后是關注主權國家內部的五個評級要素,同時也看到全球性系統風險影響。”他表示。

責任編輯:zcf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