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聚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打好三大攻堅戰銀行業怎么做
中流擊水 銀行業風險防控奮楫前行

  “近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要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壓實各方責任’,體現了對防范風險不松懈的態度,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仍然是重要任務。”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這意味著,作為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重中之重,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仍將是2020年的重要工作內容。

  那么,展望來年,哪些領域的風險需要銀行業予以重點關注和防范?業內對銀行業不良壓力作何預測?銀行機構自身又該如何做好“穩增長”與“防風險”的平衡?

  重點領域風險尤需關注

  綜合多位受訪專家的觀點,“宏觀經濟運行存在深層次矛盾與問題”“房地產貸款風險”“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將是2020年需要銀行業格外關注的重點領域。

  “我國經濟當前仍處于新舊動能轉換階段,部分傳統產業還處于調整期,部分行業和客戶的潛在風險也將逐步暴露。因此,商業銀行信貸結構調整、新增貸款投向及信貸資產質量風險管控仍面臨壓力。”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甄新偉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

  對此,郵儲銀行高級經濟師卜振興持有相似觀點。他告訴《金融時報》記者,在實際業務經營中,部分商業銀行目前仍存在經營不夠審慎的問題,對企業多頭授信、過度授信和貸款集中度高等問題缺少有效的控制手段或者管理不到位,存在一定的風險隱患。

  有數據顯示,從貸款余額占比新增來看,今年房地產行業增長仍然較快。這意味著,房地產行業依然是銀行的“心頭好”。甄新偉認為,有些中小房企融資渠道復雜,債務規模大,負債水平高,抗風險能力弱,經不起“風吹草動”,商業銀行或面臨一定的信用違約風險。

  此外,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仍不容忽視。甄新偉認為,隨著融資渠道進一步受限以及信托、債券等中短期、高成本融資集中到期,地方政府及融資平臺的資金鏈壓力持續增加,在部分債務水平高、經濟水平差、財政實力弱、融資平臺過度依賴當地財政的地區,不排除個別平臺和項目爆發信用風險的可能。

  不良資產處置壓力不減

  根據銀保監會數據,2019年三季度,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4214億元和6146億元,分別較一季度增加1246億元和335億元;從不良貸款率來看,城市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2.48%,較一季度增長0.6個百分點,農村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較一季度小幅下滑,但仍處于4.0%的水平。

  “預計防控新增不良貸款與處置存量不良貸款會成為銀行業明年的重點工作之一。”卜振興表示,“應對不良,首先,加強風險控制和管理,規避風險行業和風險企業,避免‘病從口入’;其次,要與專業的不良資產處置機構合作,化解不良資產;再次,加強與助貸機構合作,提高風險識別和風險定價能力。”

  甄新偉則認為,商業銀行應對不良壓力時,最重要的是有效提升銀行經營管理效能,恪守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本源,堅持穩中求進,針對償還銀行貸款壓力較大的企業科學區別對待,有保有壓,同時也要牢牢把握國家重大經濟發展戰略所帶來的各種機遇,積極挖掘內部潛力,充分發揮制度、人才和科技優勢,提升銀行化解不良的能力。

  “明年,銀行在不良貸款處置方面應當依據不同情形采取靈活的處置方式。對于那些處于暫時性經營困難、仍具有較好行業發展前景的借款人,可以采取市場化債轉股、貸款展期、本息減免等方式進行債務重組;對于那些可能面臨長期經營困難、行業發展前景較差的借款人,應當通過多種方式加大處置力度,盡可能減少損失,包括與資產管理公司合作出售不良資產、通過法律程序對抵質押物進行處置等;對于那些確實無法收回的貸款,應當根據銀行實際情況進行核銷,剝離不良資產包袱,實現輕裝上陣。”甄新偉認為。

  行業抗風險能力需分化看待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吳琦認為,銀行業抗風險能力需要區分看待,大型銀行和股份制銀行得益于更堅實的客戶基礎、更穩定的盈利能力以及更高的資本充足率,具有相對較好的抗風險能力;城商行、農商行等區域性中小銀行抗風險能力相對較弱,對宏觀經濟變化也較為敏感。

  “要看到,我國中小銀行公司治理、資本補充和風險防范等方面還面臨一些問題,影響其服務實體經濟和防控金融風險的能力。”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

  目前,我國4000余家中小銀行整體經營穩健,流動性整體充裕。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中小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10.25%,貸款損失減值準備1.74萬億元,較上季末增長24.4%,2019年一至三季度中小銀行實現凈利潤4483.5億元,抵御風險的“彈藥”相對充足。

  那么,來年中小銀行該在哪些方面重點發力,提升防風險能力?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認為,中小銀行防風險能力的提升應從股權管理的規范入手,進一步推動完善公司治理架構、內控機制,從源頭提升風險管控能力。

  此外,科學技術的創新應用被多位專家提及。魯政委認為,隨著科技與金融的融合程度不斷加深,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等技術被廣泛運用于銀行業務之中。加強對科技手段的應用,可以減少人為干預帶來的損失。以貸款發放為例,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完成客戶篩選、貸款條件的確定,可以大幅減少人為因素的干擾,避免“人情貸”“關系貸”的發生。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銀行所面臨的風險類型和風險特征也在發生深刻變化。除了信用風險以外,其他業務所帶來的風險概率上升。比如,銀行市場化資金來源和運用不斷增多,增加了銀行所面臨的市場風險;銀行表外業務占比過高也給銀行帶來新的風險,特別是聲譽風險;部分銀行通過投資控股或參股多家子公司,形成金融控股集團,組織架構的復雜化增大了銀行運營風險。專家認為,對于上述新型風險,同樣需要給予重視。

責任編輯:趙乘鋒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