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金融“放管服”改革應把握兩方面關系

  近年來,以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為主要內容的“放管服”改革,在轉變政府職能、優化營商環境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今年以來,金融領域“放管服”改革步伐也在不斷加速。6月30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聯合發布《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9年版)》,外資對證券、基金、期貨及壽險的投資比例限制放寬至51%;7月22日,人民銀行在前期試點的基礎上,全面取消企業銀行賬戶許可;10月25日,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關于進一步促進跨境貿易投資便利化的通知》,簡化相關業務操作,便利銀行和企業等市場主體合規辦理外匯業務。

  與一般的行業相比,金融業的地位具有相對特殊性——金融業是特許經營行業,需要持牌經營,不得無證經營或超范圍經營。顯然,持牌經營的行業與非持牌經營的行業,在“放管服”改革的內容上必然具有差別。筆者認為,深入推進金融業“放管服”改革,要把握好兩方面關系。

  一是共性與個性的關系。任何行業的“放管服”改革都是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三個方面的統一,但金融業的特殊性要求我們必須防控風險。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顯然,金融業的風險性與一般工商企業的經營風險不在一個層級上。企業破產倒閉,一般只涉及與該企業相關的資金處置和人員安置;而一旦金融機構出現問題,就很可能波及整個金融系統、經濟體系乃至眾多百姓利益。

  對于關乎國家安全的金融行業,不能簡單地談簡政放權。一般企業的開辦可以探索“先照后證”或“證照分離”,但開設銀行顯然不能直接適用。一般的行業要盡量減少事前審批、加強事中事后監管,而就設立金融機構這件事來說,不僅事中事后監管很重要,事前審批也同樣不可缺少,這也是強調“金融牌照”的題中應有之義。不久前,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布《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19年版)》,在清單中,禁止準入類只有5個事項,而“禁止違規開展金融相關經營活動”就占了其一。前些年,“亂辦金融”現象有所抬頭,特別是部分互聯網企業以普惠金融為名行“龐氏騙局”之實,嚴重侵害了群眾利益。因此,面對種種金融亂象,金融業在“該放的放開”之外,更要做到“該管的管好”。

  二是內容與形式的關系。今年6月,李克強總理在全國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電視電話會議上指出,深化“放管服”改革決不能搞形式主義、花架子。金融業“放管服”改革同樣如此,應堅持效果導向,避免形式主義,不能為了減而減、為了放而放,要務實推進,避免政績沖動。金融行業要嚴格落實并深入推進“放管服”改革,真心為企業打開服務之門。

責任編輯:楊喜亭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