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金融創新CURRENT AFFAIRS
金融創新 / 正文
我國正積極打造金融科技創新標準體系
人工智能、區塊鏈、大數據、云計算等盡在其中

  標準是人類文明進步的成果,已成為世界“通用語言”,在便利經貿往來、支撐產業發展、促進科技進步、規范社會治理中的作用日益凸顯。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強調,強化標準引領,推動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

  “在‘為民利企’發展理念指引下,金融標準支持金融治理能力現代化、服務金融業健康有序發展能力進一步提升。”人民銀行副行長、全國金融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主任委員范一飛在金標委2019年工作會議暨第四屆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上表示。

  近幾年,金融科技蓬勃發展,逐步成為金融創新的重要驅動力和關鍵支撐力,給金融業帶來了深刻影響。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告訴《金融時報》記者,在過去幾年中,我國尚未建立全面的金融科技監管體系,金融科技發展主要依靠市場機構自發自主創新。對金融機構而言,由于缺乏統一的監管規則,部分應用不夠規范;對于非金融機構而言,部分創新突破底線,存在較大的風險隱患。

  巨豐投顧高級投資顧問丁臻宇向《金融時報》記者介紹說,金融科技帶來的風險來源主要有技術風險、信息風險、數據風險和合規風險。比如,虛假或不準確信息會造成金融市場波動;個人隱私保護不當會引發諸多問題。

  “近年來,打著‘互聯網金融’旗號而進行的偽創新在我國大行其道,侵害了金融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也在一定程度上了擾亂了金融秩序,影響了社會穩定。”董希淼表示。

  因此,金融標準的確立有助于提升金融科技發展和風險防控水平。12月11日,人民銀行科技司司長李偉在“2019中國(深圳)金融科技全球峰會”上表示,金融業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堅持金融標準“為民利企”原則,不斷完善新型金融標準體系。

  丁臻宇認為,金融科技標準化可從四個維度考量,一是緊密結合經濟社會活動場景需求,提升金融科技供給質量;二是著力推進制度建設,引導金融科技守正、向善;三是積極發展監管科技,增強金融科技治理能力;四是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夯實金融科技智力支撐。

  據李偉介紹,目前,在金融領域還沒有強制性的國家標準出臺,“我們正積極推動在現金機具、銀行卡受理終端等與人民生命財產密切相關的領域制定強制標準,希望能盡早實現零的突破。”李偉說。

  為了盡快實現金融科技創新有標可依,不僅要促進互聯互通,還要為金融科技創新應用劃定門檻。李偉透露,目前,涉及人工智能、區塊鏈、大數據、云計算等領域相關行業標準正在抓緊制定中,約有17項。

  此外,業內人士呼吁,應積極倡導發展企業和團體標準,鼓勵瞄準國際國內最高水平,制定企業標準,發揮企業標準標桿和引領作用,支持企業創新發展。

  “國家標準是底線,行業標準是門檻,企業標準是標桿,要打造這樣一個標準體系。”李偉強調說,對于金融科技創新也是一樣,也要遵循這個標準體系。

  董希淼也表示,加強金融科技創新監管,加快完善金融標準化工作非常重要和緊迫。國家層面要加快出臺強制性的標準,把好金融安全底線;行業要協商出臺行業標準,加強行業自律;行業領先企業要以更高的標準引領創新,起到示范和表率作用。

  當然,在加快標準供給的同時,也要積極推進標準落地實施,把金融科技標準實施與加強金融科技創新監管相結合。李偉認為,通過標準、測評和認證三個環節的工作來規范金融科技創新應用,提升金融科技的監管效能,推動金融服務提質增效。

  “在前期試點的基礎上,今年8月,人民銀行印發《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為鼓勵金融科技良性創新、強化金融科技規范應用、建立金融科技監管規則體系指明了方向。”董希淼同時強調,加強金融科技監管,重要的一點是要利用監管科技來提升對金融科技的監管。“從國際上看,目前,約有20個國家和地區的金融監管部門已開展監管科技的應用探索,應用監管沙箱、創新加速器等新工具、新手段來加強和改進監管。在我國,近期央行批準在北京開展金融科技創新監管試點工作,探索構建包容審慎的中國版監管沙箱。”

  不僅如此,12月3日在北京召開的金融業移動金融客戶端應用軟件備案管理工作試點啟動會議,還安排部署了金融機構客戶端軟件(APP)備案試點工作。

  “金融科技,落腳點還是在‘金融’二字。移動APP也好,PC互聯網也好,都是傳統金融進行展業的一個窗口、一種途徑,其本質還是金融業務。因此,金融APP的監管,實質上也是金融監管內容,在移動互聯網發展的浪潮下已經刻不容緩。”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告訴《金融時報》記者。

  李偉在此次峰會上介紹稱,今年9月,人民銀行發布了《移動金融客戶端應用軟件安全管理規范》,這是一個推薦性的標準,從風險防控、信息保護、實名備案、監督處置等方面提出了針對性要求,對于提升金融APP安全防護能力,加強個人金融信息保護,保障金融消費者權益具有重要意義。而試點工作就是對金融類APP開展標準測評和認證,實施動態監測,及時處置相關風險。

  在蘇筱芮看來,金融APP備案是監管“開正門、堵偏門”的一個表現。先將合格的、持牌金融機構等主體的APP納入進行試點,再逐步通過驅逐劣幣的方式將不合格主體清除出局,對于規范持牌金融市場,打擊非法金融活動具有積極意義。

  據了解,深圳將成立國家金融科技測評中心。業內普遍認為,中心的成立恰逢其時。專家提出,這有助于服務好國家戰略,瞄準創新驅動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先行示范區等需要,積極開展標準制定、技術引導測評服務等相關工作。此外,這有助于服務好產業發展,依托國家統一推行的金融科技產品認證體系,全方位開展測試評估,持續提高金融標準實施效能,使金融科技產品和服務經得起檢驗。

  李偉建議,深圳在積極推動金融科技發展規劃落地、穩妥推進金融科技應用試點等工作中,應積極探索金融資源與科技資源對接的新機制,構建全鏈條、全方位的金融科技產業生態,不斷提升服務實體經濟和防范金融風險的能力,為金融科技發展提供好經驗、好做法。同時,金融機構、科技公司應按照守正創新、安全可控、普惠民生和開放共贏的發展理念,充分借助科技手段,提升金融服務水平,打造差異化、場景化、智能化的創新金融產品和服務,共同推動金融科技健康、可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趙乘鋒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