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要聞CURRENT AFFAIRS
要聞 / 正文
寬松政策助推全球股市普漲 歐洲和新興市場或將迎來“高光時刻”

  行至年末,在貿易局勢有所緩和、英國脫歐等地緣政治風險下降的背景下,全球主要股指進入新一輪上漲。其中,美國股市領跑,在四季度屢次觸及歷史新高,包括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和標準普爾500指數在內的三大指數今年累計漲幅都超過了20%。與此同時,歐元區、日本等其他發達經濟體的股市業績也超過市場的預期。新興市場股市表現稍顯遜色,但整體穩健增長。

  對于全球股市而言,2019年是個不同尋常的年份。伴隨著全球經濟增長前景不確定性上升以及貿易摩擦的起伏反復,全球主要市場在今年的表現可謂一波三折。年初,發達市場以及新興市場陸續經歷回調,隨后在各國央行的寬松政策下有所反彈進入震蕩區間。行至年末,在貿易局勢有所緩和、英國脫歐等地緣政治風險下降的背景下,全球主要股指進入新一輪上漲。

  其中,美國股市領跑,在四季度屢次觸及歷史新高,包括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和標準普爾500指數在內的三大指數今年累計漲幅都超過了20%。與此同時,歐元區、日本等其他發達經濟體的股市業績也超過市場的預期。新興市場股市表現稍顯遜色,但整體穩健增長。

  按照一般投資邏輯,今年全球經濟走弱,并不是持有風險資產的好時機。然而,各國央行接力放“鴿”帶來的實際利率快速下行,成為推動2019年全球市場和資產價格運行的主線。不過,目前不少主要國家央行已跟隨美聯儲暫停降息,且寬松貨幣政策的驅動力只能短期刺激股市增長。

  展望未來,宏觀環境變化將為全球股市帶來更多不確定性。隨著美國大選年來臨,美股風險加大,而歐洲股市以及新興市場股市則成為投資者的新選擇。2020年,股票市場走勢或將悲喜交替,美股震蕩加劇,歐洲以及新興市場迎來“高光時刻”。

  走過11年“長牛” “大選年”考驗美股“成色”

  整體而言,2019年美股仍在全球市場中一枝獨秀,即使美國經濟出現疲軟信號也未能阻擋其上漲并不斷刷出新高。截至12月16日,標普500指數報3186.80點,全年累計漲幅27.5%;道指報28228.33點,全年累計漲幅21.4%;納指報8790.35點,全年累計上漲33.0%。

  今年美股各大指數回報率高,部分原因是去年四季度美股指數大幅回撤20%至35%,而去年全年美股盈利上升超過25%,這導致去年底美股估值被極端低估。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分析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表示,衡量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股市表現的MSCI全球指數2018年12月觸及低點,進而今年的反彈產生了“相當高”的回報。

  此外,股票回購在今年成為了支撐美股市場的另一大動力。美聯儲三次降息為市場注入了巨大流動性。同時,特朗普稅改法案降低了美國企業稅賦,美股上市公司的盈利一直持續上升。這些盈利中有很多過去留存海外,現在由于美國稅率降低,越來越多的資金會繼續回流美國。這些資金部分被用于資本項目投資、提高員工工資和福利、償還債務降杠桿,還有一部分被用于分紅和股票回購。

  不過,明年這些利好因素都將有所減弱。黑石集團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師斯科特·泰爾(Scott Thiel)表示:“2019年,貨幣政策轉變的影響壓倒了外部風險的實際影響,從而導致超額非凡收益,但這不是明年會發生的事。當我們看向降息周期后期時,股市收益率將更符合現實。”

  與此同時,大選將成為左右美股市場的主要因素。2020年美國將迎來大選,市場正密切關注相關資訊,包括特朗普是否連任,是否會給美國經濟及政治政策帶來沖擊,進而使投資者對美元資產信心動搖。若出現上述情況,美國國債收益率有機會再次出現如2019年的長短期收益率倒掛,對全球金融體系造成嚴重沖擊。

  瑞銀對沖基金部門首席投資官凱文·羅素(Kevin Russell)認為,隨著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臨近,美國股市應該為更多動蕩做準備。瑞銀資產管理業務多資產策略負責人埃文·布朗(Evan Brown)認為,大選相關風險可能會打壓美國股市和美元,同時提振美國以外的股市。黑石集團將美國股市評級下調至中性。理由是,圍繞2020年大選的不確定性上升以及可能產生的一系列政策結果,可能會打壓市場人氣,股市上行的壓力較大。

  經濟“寒冬”下超預期增長 歐股明年大概率持續走高

  2019年,歐洲經濟增長疲弱經歷了包括貿易摩擦、德國增長失速、英國脫歐等多重挑戰。但其股市走向卻與經濟基本面背離,交出了亮眼“成績單”。截至北京時間12月17日上午10時,歐洲斯托克600指數報417.74,較年初上漲約23.7%,創近5年來最大漲幅。

  歐洲股市逆勢上漲,與今年歐洲央行重返貨幣寬松不無關系。9月份,歐洲央行宣布降息并重啟規模為每月200億歐元的資產購買計劃。隨著寬松貨幣政策和擴張性財政支出重新出現,投資者對歐洲市場的信心有所回升。根據國際清算銀行報告,有初步跡象顯示,歐洲市場資金外流速度正在放緩。投資者重返這一資產類別,可能成為2020年股市的一個重要支撐來源。此外,英國大選后保守黨成為議會絕對多數黨,脫歐進程有望取得突破,也為市場帶來了大幅提振作用。

  與此同時,歐洲經濟在今年年底迎來復蘇曙光。隨著近期多項重要經濟數據轉好,歐洲央行本月預測,2019年歐元區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為1.2%。與9月預測相比,上調了今年經濟增長預期0.1個百分點。同時,歐洲央行還將2020年歐元區通脹預期從1%小幅上調至1.1%。

  英國巴克萊銀行在其發布的《2020年市場展望報告》中預計,歐洲股市將進一步上漲,斯托克600指數在2020年底的目標為430點。該報告稱,宏觀經濟環境和金融狀況將改善,盈利溫和復蘇,歐洲市場估值有吸引力,這些因素綜合在一起,暗示著當前歐股牛市的延續。

  新興市場潛力巨大 有望實現“彎道超車”

  今年四季度以來,全球市場風險偏好有所修復,新興市場重返漲勢,雖然全年整體弱于發達市場,但表現穩健。截至12月17日上午10時,MSCI新興市場指數報1086.91,較年初累計上漲約12.5%。其中,新興市場金融股表現最為亮眼,經過疲弱的二季度后,三季度新興市場銀行股盈利超出預期。

  今年通脹壓力下降以及貨幣政策放寬,導致新興市場各央行今年總體上趨“鴿”派。印度、巴西、俄羅斯及墨西哥等多個新興市場國家紛紛降息,其他主要國家央行采取長期低利率貨幣政策。寬松貨幣政策將得以繼續實施,有助于刺激信貸增長并延長貸款周期,維持市場穩定。此外,不少國家進一步擴大財政開支,例如印度推出減稅政策,這將有助于進一步推動市場上漲。

  分析師預計,寬松的擴張性政策趨勢將持續至明年。加上盈利預期日益改善以及估值和股息率相對較低,新興市場股票前景可觀。過去10年里,美股一直是最佳的投資方向,但這一主導地位在2020年可能會發生改變,新興市場有望“彎道超車”。

  瑞銀預計,2020年新興市場股票雖然會有一些波動,但將會彌補過去10年的不佳表現,超越發達市場的漲幅,其中看好新興市場主權債以及中國股市。富蘭克林鄧普頓基金集團也在最新報告中表示,當前新興市場貨幣政策普遍寬松,加之預期日益改善的盈利空間以及估值和股息率相對較低,新興市場股票的前景依然具有較大吸引力。特別是中國的金融市場持續開放,使得外資對于中國市場的青睞度日益提升,中國股市將更具投資潛力。

  此外,貿易局勢緩和可能會為亞洲出口導向型新興市場國家帶來“春風”。市場現在普遍預期,價格較低的新興市場股市與美國股市之間多年以來的差距將會在明年縮窄。黑石集團則看好新興市場表現,認為新興市場將會成為全球經濟復蘇的受益者,并從財政刺激政策中受益。

  全球各資管巨頭預計 股市明年持續領跑全球資本市場

  展望明年,全球各資管巨頭預計,股市仍是全球投資熱門標的。黑石集團表示,全球經濟增長將在更寬松環境引導下出現拐點。2020年,制造業、企業支出和對利率敏感的行業(如房地產)可能引領經濟溫和回升,增長結構隨之轉變。此外,國際貿易緊張局勢可能會大幅緩解,而修訂后的北美自貿協定很快獲得批準的可能性有所上升,橫向貿易壓力也給全球貿易活動提供了一些喘息空間。

  2019年全球股市收益率主要由估值修復驅動,盈利整體負貢獻。展望2020年,在大類資產估值普遍修復的背景下,估值提升大幅驅動收益率回升空間下降,資產回報率將更多依賴于基本面表現。因此,花旗銀行認為,全球牛市在明年有望持續,并預測到2020年底全球股市將會進一步上漲9%。但該行同時警告稱,經濟衰退的威脅是市場面臨的最大風險。

  美林證券本月發布的投資展望報告預計,全球股市明年將超過債市,公司利潤反彈會增加投資回報。美銀美林研究投資委員會主席杰瑞德·伍達德表示,明年更看好股票和大宗商品等“風險資產”,而非債券等“防御性配置”。杰瑞德·伍達德認為,2020年美國股市回報率將落后于歐洲和新興市場,而鑒于全球市場上有價值12萬億美元的負收益債券,美國高評級公司債仍然“特別有吸引力”。

責任編輯:韓昊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