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要聞CURRENT AFFAIRS
要聞 / 正文
英國脫歐進程一波三折明年或將“云開月明”

  無論是對世界經濟還是全球市場而言,英國脫歐都是2019年的關鍵詞之一。根據英國與歐盟的協議,英國原本應在2019年3月29日正式脫歐。但計劃趕不上變化,今年以來,受困于多方矛盾,英國脫歐日期已經3次后延。為了化解脫歐僵局,英國首相約翰遜將原定于2022年的大選提前至2019年12月2日。最終大選結果如其所愿,約翰遜所在的保守黨獲得議會多數。花旗研報認為,英國大選結果“可能是最好的”。約翰遜大獲全勝,有望迅速實現英國脫歐。高盛表示,脫歐前景將“云開月明”,這將推動壓抑已久的英國商業投資反彈。但匯豐銀行首席歐洲經濟學家西蒙·威爾斯表示,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可能繼續拖累經濟,因為打造英國新貿易關系的“艱巨任務”才剛剛開始。

  英國脫歐進程坎坷不斷

  事實上,英國脫歐“大戲”已經上演三年有余,其進程可謂是坎坷不斷。2016年6月,英國民眾公投決定退出歐盟,這不僅掀開了英國政局頻繁變更的“帷幕”,更開啟了英國脫歐的波折之旅。2016年7月,英國前首相戴維·卡梅倫宣布離任,原內政大臣特雷莎·梅接任首相。2017年3月底,特雷莎·梅致函時任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宣告英國正式啟動脫歐程序。由于特雷莎·梅在脫歐進程中的表現不盡如人意,她在2018年底至2019年初遭遇了黨內不信任案與政府不信任動議的投票。隨后,特雷莎·梅在2019年6月宣布辭任保守黨領袖,約翰遜則在7月24日接任英國首相。

  按照計劃,英國原本應在2019年3月29日正式脫歐,但英國議會下院連續3次否決了特雷莎·梅政府和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歐盟在2019年3月21日第一次同意英國延期脫歐至2019年4月12日。2019年4月10日,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再次同意將脫歐期限延長至2019年10月31日。

  與特雷莎·梅迅速與歐盟達成脫歐草案并努力爭取英國議會的批準不同,新上臺的約翰遜上任伊始就對歐盟強力施壓,幾個月內“迫使”歐盟在脫歐協議的關鍵條款上讓步,并達成“北愛爾蘭隨英國一同退出歐盟關稅同盟,但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之間的商品流通仍然遵循歐盟單一市場規則,英國也不會在北愛爾蘭與愛爾蘭邊界設立檢查站”的新脫歐草案,同時對內承諾“英國和北愛爾蘭之間運輸貨物不予檢查”。即便如此,新脫歐草案在英國議會仍有反對聲音,約翰遜加快脫歐立法的動議也被議會否決。10月29日,歐盟27國再次同意接受英國方面“彈性延期”脫歐至2020年1月31日的請求。這已經是英國脫歐期限第3次后延。10月29日,時任歐洲理事會主席的圖斯克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這恐怕將是英國脫歐日期最后一次后延,請好好利用這段時間。

  12月大選將助力打破脫歐僵局

  雖然提前大選是約翰遜為了破解脫歐僵局而走的一步“險棋”,但最終結果卻如其預期。

  上周剛剛結束的英國大選結果顯示,保守黨自1987年以來以最大優勢獲勝的議會下院選舉。約翰遜在12月13日發表的勝選演說中表示,英國迎來了“新的黎明”,英國“突破了障礙,結束了僵局”。他強調,英國將在明年1月31日正式退出歐盟,“沒有‘如果’,也沒有‘但是’”。

  約翰遜這番表態并非沒有底氣。相較于2017年的英國大選,彼時保守黨獲得了議會650個席位中的317席,沒有超過半數,因此特雷莎·梅只能和北愛民主統一黨聯合組閣才能上任首相。特雷莎·梅的脫歐協議遲遲不能獲得議會通過,就是因為她必須既搞定保守黨內部,又從其他政黨爭取一定數量的支持票。本次保守黨拿下超半數席位,意味著約翰遜只需要搞定保守黨內部,其脫歐協議便可以在議會通過。所有保守黨候選人選前已經承諾,一旦當選,將在議會脫歐協議的投票中支持約翰遜。由此可見,約翰遜有很大的勝算帶領英國在2020年1月31日完成脫歐。英國有望在未來一個半月內加快推進各項立法與議會審議,協議脫歐的可能性較大,持續三年半的脫歐僵局有望迎來終局。

  高盛表示,保守黨贏得大選將為英國脫歐鋪平道路,而這會讓壓抑已久的英國商業投資反彈。高盛認為,明確英國退出歐盟的條款,能激勵被壓抑的商業投資,10年財政整頓的逆轉會刺激國內需求,而全球經濟增長的回升將為英國凈出口的復蘇提供支撐。在這種背景下,英國國內股票,尤其是住宅建筑商和銀行股值得買入。根據估算,英國國內生產總值每增加1個百分點,其每股收益就會增加約3個百分點,這將推動英國富時100指數上漲1.10%,富時250指數上漲5個百分點。

  相關不確定性仍舊存在

  雖然保守黨在12月大選中贏得勝利,但這并非意味著未來英國脫歐風險全無。即便約翰遜的新版脫歐協議在議會下院順利過關,也只是英國脫歐前路中的一步而已。與歐盟的貿易磋商能否順利完成、蘇格蘭是否就脫離英國舉行二次公投、脫歐后英國經濟能否平穩回升,都將是未來的考驗所在。

  英國脫歐后將進入一個過渡期,在此期間,英國企業可以根據現有規則繼續與歐盟進行貿易。這意味著,至少在2020年底之前,英國對歐盟的出口將不會受到關稅或檢查,除非約翰遜與歐盟達成一項設定新貿易條款的協議。在此之后,相關出口貨物將被征稅。在歐盟市場銷售服務的銀行和其他公司也將面臨新的障礙。專家們懷疑,一項全面的貿易協定難以在短短一年時間內達成,這增加了進一步拖延的可能性,也增加了英國貿易的不確定性。如果談判完全破裂,將帶來商界長期以來最擔心的噩夢般的“無協議”局面。新的貿易壁壘和關稅將會抹殺英國多年的經濟增長,并使該國的汽車工業面臨全面崩潰的風險。凱投宏觀分析師保羅·戴爾斯表示:“約翰遜只剩下12個月的時間與歐盟達成一項新的貿易協定,而其他國家則用了大約4年時間。我們懷疑,如果約翰遜做不到這一點,他會在最后一刻延長過渡期。”

  西蒙·威爾斯也認為,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可能繼續拖累該國經濟,因為打造英國新貿易關系的“艱巨任務”才剛剛開始。他表示,再加上英國勞動力市場放緩和全球經濟增長疲弱,持續的不確定性將抵消投資反彈和政府支出增加的影響。英國脫歐讓英國企業學會了應對不確定性,但進一步的拖延仍將帶來經濟損失。

  另外,蘇格蘭也是英國決策者需要擔憂的一個因素。蘇格蘭民族黨先前提議,如果英國脫歐,明年將推動就蘇格蘭是否脫離英國舉行二次公投。蘇格蘭與歐盟經濟關系緊密,多數蘇格蘭選民在2016年脫歐公投中支持“留歐”。這一地區2014年9月就是否獨立舉行公投,最終以55%反對、45%支持的結果選擇留在英國。經2016年英國公投選擇脫歐后,蘇格蘭民族黨有意再次推動獨立公投,借脫英實現本地區留歐。約翰遜多次排除蘇格蘭二次獨立公投的可能,今后可能與斯特金領導的蘇格蘭民族黨和蘇格蘭地方政府加劇分歧。

  數據顯示,在截至10月底的3個月里,英國經濟已經陷入停滯,2019年的整體增長率預計將下滑至略高于1%。根據行業組織“制造英國”的數據,近三分之二的制造商表示,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損害了他們的利潤率。英國工業聯合會總干事卡羅琳·費爾貝恩表示,未來決策者的出發點必須是重建企業信心,盡早消除各界對英國脫歐問題的疑慮至關重要。雖然企業將繼續盡其所能為英國脫歐做準備,但它們希望知道,明年會不會再出現沒有協議的“懸崖”。

責任編輯:韓昊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