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CURRENT AFFAIRS
財經 / 正文
嘉盛集團首席中文分析師稱明年全球需求端難有真正上漲
實質性提高生產率或成拉動全球經濟增長的引擎

  全球經濟在2019年度過了并不順遂的一年:全球經濟增速出現顯著下滑,地緣政治風險事件多發,金融市場波動增加,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在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增加的情況下,以美聯儲為首的全球近30家央行紛紛開啟降息模式。

  然而,行至2019年年末,情況又發生了變化。美聯儲在剛剛結束的12月貨幣政策會議上選擇按兵不動,并且向市場更清晰地傳遞出了暫停進一步降息的信號。與此同時,已經降至負利率的歐洲央行在12月的貨幣政策會議上也暫時沒有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全球央行這一輪的“降息潮”或將走到盡頭。

  全球經濟在2020年將呈現出何種趨勢?美聯儲是否還會在明年選擇降息,美國經濟是否如美聯儲預期般仍保持韌性?在今年大放異彩的國際黃金市場,明年是否還能繼續維持“牛市”?帶著以上種種問題,《金融時報》記者特別采訪了嘉盛集團首席中文分析師黃俊。

  《金融時報》記者:如何評價2019年全球經濟的表現?2020年全球經濟是否能夠企穩回升?

  黃俊:2019年全球經濟下滑嚴重的根本原因在于需求端的不足,生產效率沒有得到有效提升。總體而言,我對2020年全球經濟的表現更偏悲觀。從美國方面看,在美聯儲今年連續降息3次之后,我們可以看到大多數資金是避實就虛的。除了股市和樓市以外,其他市場都沒有過多的積極反應,市場還是擔心美國經濟。

  而在歐洲方面,現在的歐洲央行已經沒有太多的空間去調整貨幣政策。新任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還是期望于調和各國的財政政策。不過,由于這是結構性問題,因此實施起來難度會比較大。另外,由于歐元區各成員國經濟差異大,很難從根本上達成共識。

  2020年全球的需求端難以出現真正的上漲,在這種情況下,全球經濟可能還是會繼續下滑。而2020年可能會出現的利好,主要在于5G或者說一些新科技方面投資。這方面的投資一方面可以帶動需求,另外一方面也潛在地讓生產效率進一步提高,這才是生產財富的一個正確的途徑。不過,需要注意的是,當前還沒有一種科技可以實質性大幅提高生產率,并且創造需求。

  《金融時報》記者:美國經濟在今年已經出現放緩,明年美國經濟會呈現怎樣的走勢?風險因素有哪些?

  黃俊:美國經濟整體預計在2020年可能還是會下滑。而現在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美國經濟目前遇到的問題。需求端不足導致了制造業的下跌,而制造業的萎縮導致美國就業質量很差。目前美國勞動力市場每小時薪資增速一直漲不上去,支撐美國就業更多地是以服務業為主。而沒有薪資增長,消費增長對經濟增長的驅動力也將不足。而從財政政策方面來看,當前美國聯邦政府的債務水平已經較高,而在2020年美國大選這一背景之下,美國政府也難以去實施財政政策。

  《金融時報》記者:在目前暫停降息的背景下,美聯儲貨幣政策立場在明年是否會發生較大轉變?

  黃俊:我認為2020年美聯儲的貨幣政策還是傾向于寬松。美聯儲在當下作出暫停降息的決定是可以理解的,這是根據美國經濟數據狀況作出的政策性調整。但是,美聯儲整體的貨幣政策框架是基于當下的,并不是基于未來的。而明年美聯儲有可能還會遇到三大“黑天鵝”事件。

  首先是全球貿易局勢。2020年全球貿易局勢是否會出現真正意義上的緩和還不能確定。尤其是在大選年,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在貿易政策方面會采取強勢的態度,2020年貿易沖突仍然可能會繼續。

  其次是美國經濟。美聯儲開出了“藥方”,在連續3次降息后,對美股和樓市產生了一定利好,但代表實體經濟的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持續低于50枯榮線,持續收縮。初步跡象表明,美聯儲降息后資金有“脫實就虛”的風險。

  最后是特朗普政府。特朗普數次在社交媒體上批評美聯儲降息不夠,即便是在美聯儲已經降息3次的情況下。而未來特朗普仍有可能繼續“炮轟”美聯儲,給予美聯儲施加降息壓力。而2020年這三大“黑天鵝”事件帶來的風險都存在爆發的可能性,因此美聯儲的貨幣政策還將傾向于寬松。

  《金融時報》記者:今年美股上行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寬松貨幣政策推動的。當這一利好因素減退后,明年美股將呈現何種態勢?

  黃俊:事實上,從今年下半年開始,美聯儲一直都在向市場釋放流動性:一方面是通過降息;另一方面是通過在回購市場方面的操作。從美國三季度的財報來看,企業狀況以及收益率整體并不是非常好,所以可以把美股的上漲歸因于貨幣政策。

  而在美聯儲暫停降息的情況下,美股很有可能會出現相應的回調走勢,明年前3個月就可能出現回調。另外,2020年企業債務問題或將逐漸凸顯,這也會對美股市場形成一定的壓力。

  此外,現在市場還存在錯認的問題。股指的上漲并不意味著整個股市都表現很好。在當前優質資產越來越少的情況下,核心資產頗受青睞。而核心資產漲勢良好自然會帶動股指的上漲。所以當下會認為美股表現非常好,但其實股市并不是一個普漲的局面。

  《金融時報》記者:國際黃金價格在今年大幅上漲,明年黃金是否還能維持強勁的走勢?

  黃俊:從黃金的歷史表現上來看,真正影響黃金表現的因素就是美聯儲貨幣政策。黃金上一次的牛市就正好是在美聯儲實施QE的階段,然后就一直“默默無聞”,一直到今年6月份。而今年伴隨著美聯儲近10年來的再次降息,黃金也出現了第一輪漲幅。如果對全球經濟的悲觀預期成真,那么黃金價格在2020年可能還是有繼續上漲的空間。

  對國際黃金價格而言,另外一個潛在利好因素就是2020年的地緣政治局勢以及風險,尤其是在中東地區,可能有很多潛在的沖突會爆發,而這就是從避險角度對黃金形成的利好。

責任編輯:楊喜亭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