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本報關注CURRENT AFFAIRS
本報關注 / 正文
潘光偉:宏觀政策鋪路護航 農信機構踐行普惠金融、服務鄉村振興戰略成效明顯

  近期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強調,要深化農村信用社改革,推動中小銀行聚焦主責主業;加快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帶動農民增收和鄉村振興。中國銀行業協會黨委書記、專職副會長潘光偉12月18日在“牢記初心使命 踐行普惠金融”—農信系統助力鄉村振興研討會上表示,“牢記初心使命”是農信機構的根和魂,“踐行普惠金融”既是農信機構的社會責任,也是發展路徑,“服務鄉村振興”是農信機構的工作主線和目標任務。

  宏觀政策鋪路護航 營造實施普惠金融助力鄉村振興發展的外部環境

  潘光偉介紹稱,今年以來,黨中央、國務院推動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促進鄉村振興發展,國務院印發《關于促進鄉村產業振興的指導意見》,進一步明確了鄉村產業振興的目標任務和具體舉措,指出力爭用5-10年時間,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增加值占縣域生產總值的比重實現較大幅度提高,鄉村產業振興取得重要進展。人民銀行等五部委聯合發布《關于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指導意見》強調,建立完善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市場體系、組織體系、產品體系,促進農村金融資源回流。銀保監會印發《關于做好2019年銀行業保險業服務鄉村振興和助力脫貧攻堅工作的通知》, 指出要持續優化服務鄉村振興體制機制,聚焦深度貧困地區,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

  在潘光偉看來,中央的要求、國家的一系列政策,既給我們指明了方向,又為普惠金融助力鄉村振興發展營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

  農信機構踐行普惠金融、服務鄉村振興戰略成效明顯

  “在黨和國家各項惠農政策的指導下,銀行業金融機構積極踐行鄉村振興戰略,聚焦‘三農’發展呈現的新特點、新趨勢,逐步建立健全‘三農’服務機制,為鄉村振興提供了有力的金融保障,尤其是作為服務鄉村振興戰略主力軍的農信機構,在支農支小、普惠金融和脫貧攻堅等方面主動作為,加大服務模式創新,取得了顯著成效。” 潘光偉表示。

  具體來看,一是助力脫貧攻堅戰略部署實施取得積極成效。農信機構積極運用扶貧再貸款等政策支持,優先支持建檔立卡貧困戶。二是支農支小信貸投放穩步增長。三是農村基礎金融服務覆蓋面不斷擴大。四是金融產品和服務模式的創新力度不斷加大。綜合考慮涉農企業經營特點、資金運營周期等因素,農信機構不斷豐富和完善金融產品,因地制宜地創新適合鄉村融合發展所需的融資、結算、理財等各類產品。同時,積極探索運用“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信息技術手段服務“三農”。

  在看到成績的同時,潘光偉也提醒,鄉村振興受阻于諸多因素,具有其艱巨性和復雜性。一是農村地區基礎設施建設有所改善,但距離城鄉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均等化目標仍有較大差距, 也缺乏足夠的人才支撐,尤其缺乏政治業務素質高,道德品行好,會管理,懂經營的“三農”帶頭人才;二是農村普惠金融領域的競爭日益激烈。隨著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回歸、郵儲銀行“普惠金融”定位,小額貸款公司、村鎮銀行陸續成立,民營銀行介入,互聯網金融公司興起,準入門檻和貸款利率逐步降低,受經營地域、基礎設施和風險管理能力制約,農信單體法人機構資本實力較弱,產品的創新、科技應用等成本較高,單一的業務獲利空間越來越小,在踐行普惠金融和服務鄉村振興過程中經營壓力不斷加大,普惠金融服務供需不匹配的矛盾仍然存在。

  積極履職盡責 彰顯農信系統新擔當和新作為

  在潘光偉看來,“三農”問題事關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現代化建設全局,也是擴大內需和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目前我國城鎮投資和消費增長趨穩,而農村發展則大有可為,空間廣闊。

  具體來看,一是農村潛在消費空間巨大。2018年,我國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水平為城鎮居民的46.4%,較2017年提高了1.6個百分點;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2124元,增長10.7%,增速較城鎮居民高3.9個百分點。二是“三農”固定資產投資空間廣闊。2018年,我國農、林、牧、漁業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12.3%,高出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6.4個百分點。

  潘光偉表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普惠金融真正落地生根最直接的體現,也是我們做好“三農”工作的重要抓手,為農信機構提供了“用武之地”,有望成為農信機構轉型發展的新藍海。下階段,農信機構要提高政治站位,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緊緊圍繞“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總要求,以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進一步做實普惠金融,全力助推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實現農村金融與“三農”共贏發展。

  潘光偉建議,農信機構要創新產品和服務模式,為支持鄉村振興提供更有質效的金融服務。一是探索發展農業供應鏈金融,大力支持和培育農村新產業、新業態發展,結合客戶所在行業特點和資金需求差異,通過龍頭企業+農戶的方式,將小農戶納入現代農業生產體系,依托核心企業提高小農戶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融資可得性。二是探索拓寬農業農村抵質押物范圍,依法合規推動形成全方位、多元化的農村資產抵質押融資模式。三是創新農村經營主體信用評價模式,加強涉農信貸數據的積累和共享,通過客戶信息整合和篩選,在有效做好風險防范的前提下,逐步提升發放信用貸款的比重。

責任編輯:韓勝杰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