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本報關注CURRENT AFFAIRS
本報關注 / 正文
政策接連不斷 中小微融資明年將繼續“量增質升”

  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再次釋放積極信號,一系列重要會議均就明年更好解決中小微融資問題進行部署。

  國務院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工作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12月13日在北京召開。會議強調,要創新中小企業金融服務考核激勵機制,完善中小企業融資擔保體系,加快推進中小企業信用信息平臺建設,鼓勵科技型中小企業上市融資,切實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促進民營企業健康發展涉及多方面政策制度。其中,以適當價格為其提供與融資需求和融資能力相匹配的資金數量,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是需要金融系統持續探索解決的重大課題,也是衡量金融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的一個重要標志。”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強調。

  而就在前一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明年實現普惠小微貸款綜合融資成本再降0.5個百分點,貸款增速繼續高于各項貸款增速,其中5家國有大型銀行普惠小微貸款增速不低于20%。另外,12月10日至12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提到,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更好緩解民營和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由此可見,對于明年的金融工作,中小微企業融資依舊是重中之重。

  在溫彬看來,對5家國有大型銀行提出普惠小微貸款增速不低于20%的目標,也是希望國有大行繼續在小微企業貸款、普惠金融貸款方面發揮“頭雁”作用。同時,他認為,普惠小微貸款綜合融資成本再降0.5個百分點目標是可以實現的。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對此也談到,在今年年末的會議上即定好清晰目標,相應機制也更健全,在如何推動進一步降低中小企業綜合融資成本的具體落地上給了政策引導。他認為,風險分擔、建立完善中小企業信用體系等都是在緩解原有信息不對稱導致的風險過高問題。

  為保證信貸發揮重要作用,也確保貸款用在更多小微企業身上,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要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清理減少融資各環節收費,支持銀行增加制造業中長期貸款、發展便利續貸業務和信用貸款,將小微企業貸款享受風險資本優惠權重的單戶貸款額度上限由500萬元提至1000萬元,將政府性融資擔保和再擔保機構平均擔保費率逐步降至1%以下。

  去年年末,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解決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到今年初,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切實使中小微企業融資緊張狀況有明顯改善,綜合融資成本必須有明顯降低”,其中,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以上,另外兩會期間,“讓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在去年的基礎上再降低1個百分點”的明確目標也已建立。

  2019年,在政策引導和支持下,在各類商業銀行不斷創新與努力下,疏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交出了不俗的“成績單”。

  前述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通過綜合施策,截至2019年10月末,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同比增長23.3%,比全部貸款增速高近11個百分點,利率下降0.64個百分點。此前銀保監會方面也公開表示,截至2019年6月末,五大行的普惠性小微企業貸款余額達到2.3萬億元,較年初增長35.14%;企業綜合融資成本下降了1.26個百分點。

  對于明年將如何完成目標,溫彬建議,需要創新中小企業金融服務考核激勵機制、完善融資擔保體系、推進信用信息平臺建設等。例如,可以從貨幣政策、監管考核到金融機構建設完善的激勵考核機制,分散金融機構面臨的風險,解除其支持民營企業的后顧之憂。銀行內部設置并切實執行民營企業盡職免責條款,監管部門加快以負面清單形式制定盡職免責條款,風險發生時只要銀行工作人員在貸前調查、信用審批、貸款發放、貸后管理等環節不觸發負面清單,就免除相關人員責任。此外,他還建議監管方面根據金融機構民營企業貸款占比給予考核和定向政策。

  有國有大行普惠部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從今年的情況來看,銀行已在科技創新、內部考核等方面做了不少改進,外部信息平臺建設、負債成本降低等,這些都進一步夯實了銀行支持中小微企業的基礎。

  采訪中專家表示,明年可能還會出臺更多更細化的支持政策,來引導支持商業銀行信貸落地,但同時,監管也要關注過度授信、壘小戶等問題,保證貸款質量。

責任編輯:余嘉欣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