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聚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打好三大攻堅戰銀行業怎么做
金融“組合拳”助力打好深度貧困殲滅戰

    編者按 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是2020年的重大任務目標。剛剛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指出——要集中兵力打好深度貧困殲滅戰,確保脫貧攻堅任務如期全面完成;要重點打好藍天、碧水、凈土保衛戰,抓好源頭防控;要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壓實各方責任。

    精準脫貧、污染防治、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是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必須邁過的三道關口。助力全面打贏三大攻堅戰,金融業責無旁貸。

    對此,銀行業如何看、怎么干?今天起,本報推出一組特別報道,敬請關注。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收官之年,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完成的硬任務,在近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脫貧攻堅作為明年的重點工作再度被強調。會議指出,要確保脫貧攻堅任務如期全面完成。

  業內專家認為,全國精準扶貧工作已進入攻城拔寨的沖刺階段,對我國金融監管部門和金融機構而言,在前期扶貧工作取得一定成效的基礎上,2020年的重點任務是發揮政策合力,加大對“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的投入力度,同時抓住產業扶貧的“牛鼻子”,堅持金融支持與風險防范兩手抓,打好深度貧困殲滅戰。

  “總體上看,2020年,扶貧攻堅進入最后沖刺階段后,金融扶貧將向重點區域聚焦發力,貨幣政策、監管政策都有可能作出相應調整,與財政政策、產業政策的協調也將進一步強化,政策合力效應預計會有更為明顯的體現。”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扶貧再貸款余額預計較快增長

  金融資源進一步引入深度貧困地區

  “集中兵力打好深度貧困殲滅戰,政策、資金重點向‘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傾斜”是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為下一步脫貧攻堅所指明的重要方向。

  近年來,監管部門、金融機構和地方政府多方協力,從頂層制度設計、金融資源投入、定點幫扶脫貧等多角度、多層次推進精準扶貧,我國精準扶貧工作取得明顯成效,金融在精準扶貧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近日表示,預計2019年我國減貧人口將超1000萬,到今年年底,95%以上的貧困人口可以脫貧,90%以上的貧困縣可以摘帽。

  不過,業內專家普遍認為,雖然我國剩余貧困人口已經不多,但深度貧困地區攻堅任務依然艱巨。如何進一步聚焦深度貧困地區、貧困人群發力,是2020年金融精準扶貧工作的焦點任務。

  “為深入做好深度貧困地區金融服務工作,金融系統新增資金要優先滿足深度貧困地區,新增金融服務要優先布設深度貧困地區。”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如何實現對深度貧困地區的精準滴灌?董希淼認為:“扶貧再貸款等政策工具要向深度貧困地區傾斜,金融機構要在組織和政策資源上進行專門安排,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的信貸投入,加強金融基礎設施和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全面提升深度貧困地區群眾金融服務的可獲得性和便捷度。此外,定點扶貧工作要繼續鞏固。”

  專家預計,2020年監管層或進一步加強運用政策工具,將金融資源引入深度貧困地區。“預計2020年扶貧再貸款余額有望出現較快增長。”王青分析認為,央行可能會通過調整扶貧再貸款利率等方式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的扶貧再貸款傾斜力度,為銀行業金融機構更好滿足深度貧困地區群眾合理融資需求提供正向激勵。另外,通過適度加大抵押補充貸款(PSL)操作力度,重點支持國家開發銀行和農業發展銀行等政策性銀行,更好地滿足深度貧困地區易地搬遷工作的資金需求。

  與此同時,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監管部門在合理把握銀行商業可持續性和社會責任綜合平衡的基礎上,將優化銀行業金融機構監管考核。“有可能進一步提高深度貧困地區銀行業金融機構個人精準扶貧貸款不良率的容忍度。”王青表示。

  此外,專家認為,金融部門還會加強與各級財政部門的協調,增加深度貧困地區扶貧貸款貼息額度,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設立貸款擔保基金、風險補償基金及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

  繼續抓住產業扶貧“牛鼻子”

  促進金融扶貧與產業扶貧有效融合

  產業扶貧既是促進貧困人口較快增收達標的有效途徑,也是鞏固長期脫貧成果的根本舉措。在近年來的金融扶貧工作實踐中,金融扶貧與產業扶貧的融合發展取得了一定成果。專家認為,開展脫貧攻堅工作需要繼續抓住產業扶貧“牛鼻子”。

  央行在此前印發的《關于切實做好2019年—2020年金融精準扶貧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各銀行業金融機構要幫助貧困地區培育特色優勢扶貧產業,深化產業扶貧利益聯結機制,促進金融支持與產業扶貧有效融合。

  “產業扶貧是針對農村貧困地區行之有效的模式,能夠達到‘授之以漁’的效果,提升農村地區自我‘造血’的能力,對于拓寬貧困戶就業渠道和收入來源具有較好的效果。”董希淼表示。

  在產業扶貧方面,銀行業金融機構近年來積累了行之有效的實踐經驗。例如,工行探索出的“工行+政府部門+村兩委+企業+貧困戶”產業扶貧模式,由工行從龍頭企業購買仔豬、種羊、雞苗及種子等捐贈給貧困戶,政府部門負責立項監督,駐村第一書記負責日常管理,龍頭企業負責技術指導、疫病防治、兜底回購和購買保險。這一模式充分考慮了種養殖過程的各個環節,幫助貧困戶解決從啟動資金到銷售整個鏈條的問題,確保了貧困戶能夠買得起、賣得出,過程安全沒風險。

  專家認為,2020年繼續將產業扶貧作為金融精準扶貧的重要著力點,要在建立長效機制上持續發力,這需要金融機構、企業主體和政府部門共同發力。

  “積極推動地方政府健全配套機制,搭建金融支持產業扶貧平臺,完善貸款補貼及免息降息政策。金融機構要注重金融支持扶貧產業的精準性,幫助貧困地區培育新的扶貧產業,為貧困地區引進優質扶貧產業經營主體。同時,還要建立金融支持產業帶動貧困戶脫貧的掛鉤機制,強化政策優惠和帶動貧困戶數量關系,深化金融扶貧和產業扶貧融合發展。”董希淼表示。

  抓好風險防范化解工作

  提高金融扶貧工作可持續性

  在脫貧攻堅進入決勝階段的關鍵期,更要注意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有業內專家通過走訪觀察到,近年來,部分地區在精準扶貧特別是金融精準扶貧實踐方面,出現了一些政策實施方面的不足和問題。

  “比如,部分地區為解決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資金不足問題,以扶貧名義違規舉債,增加了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給金融風險埋下了隱患;產業基金變身為融資工具,存在產業基金‘名股實債’現象;同時,扶貧小額信貸投放不精準、不到位,貸款資金存在挪用等情況,很容易導致因貸返貧等現象發生。”董希淼表示。

  專家認為,未來需進一步提升金融服務的針對性和有效性,要加強扶貧資金管理,做好金融扶貧風險防控。

  “對于違規舉債、資金亂用、貸款挪用等問題,下一步應該重點加強相關管理工作。”董希淼認為,這一方面要注意規范扶貧領域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梳理地方政府以扶貧名義舉債情況,不得違規向地方債務平臺提供擔保和承擔償債責任;另一方面,要按照央行發布的“政府主導、企業主體、市場運作、貧困戶受益”的原則,規范產業基金運作,按一定比例提取投資風險補償金,并加強項目風控審核和遴選,優化評審程序。此外,還要堅持扶貧小額信貸資金用于發展生產的原則,因地制宜提供信貸支持,健全風險補償機制。

  站在銀行業金融機構角度,董希淼建議,要借助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繼續優化業務審批流程,提高信貸資金監控效率,提升金融扶貧風險防控水平和能力。

  “在具體操作方面,銀行業金融機構需進一步下沉服務重心,機構下沉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是要貼近深度貧困地區具體融資需求,實現信貸產品、風控能力以及考核機制的優化。”王青表示。

責任編輯:趙乘鋒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