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雜談CURRENT AFFAIRS
雜談 / 正文
如何建構藝術金融學科體系
訪《藝術金融學概論》作者西沐

  “藝術金融學的邏輯基點是藝術品及其資源,研究與探索藝術金融發展的最根本目的,就是要不斷提升與服務藝術品及其資源的價值發現能力與水平”,中國藝術經濟研究院(李可染畫院)院長、《藝術金融學概論》一書作者西沐,在對藝術金融學科的研究中得出了這一判斷。隨著藝術品市場快速發展,市場規模不斷拓展,市場結構不斷完善,市場形態不斷豐富,使藝術品及以資源資產化為核心內容的藝術金融理論與實踐研究亟需深化發展。這種發展趨勢,越發成為藝術品市場發展的關鍵與核心問題。如何系統把握與建構藝術金融學學科核心與體系?就此問題,《金融時報》記者采訪了西沐。

  

  《藝術金融學概論》書影

  藝術品市場的發展需要藝術金融

  《金融時報》記者:藝術金融是如何產生的?

  西沐: 藝術金融是藝術品市場在藝術品商品化、資產化、金融化、證券化(大眾化)的發展趨勢下的必然產物。從藝術品成為一種商品(商品化),到當下藝術品成為一種重要的投資資產(資產化),到藝術品成為能夠被金融體系接納的一種金融資產(金融化),再到平臺和互聯網相結合,進行藝術品的電子化交易,進行信托、基金等產品的創新設計,逐步實現藝術品的證券化。盡管現在藝術品投資平臺還存在一些問題,但整體的發展趨勢應該如此。

  藝術品及其資源金融化的發展,主要內容體現在:資產化是根本、金融化是核心、大眾化是靈魂。一宗藝術品資源想要轉化為資產,首先要解決的是資源的價格評估問題。所以,在藝術品的資產化環節,最為關鍵的內容是藝術品的估值定價,而估值定價的前提是真偽鑒別,這是由藝術品的資源特性決定的。當下,在藝術品及其資產化階段,鑒定與評估是兩大主要問題。在藝術品商品經濟階段中,由于發展不充分,埋下了眾多隱患,特別是在處理貨真、價實這兩個關鍵問題方面。藝術金融的發展有利于我們盡可能地清除這些不良問題。

  《金融時報》記者:藝術金融與藝術品市場存在怎樣的關系?

  西沐:藝術金融已成為藝術品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藝術金融與藝術品市場及其產業的依賴度越來越強,已經成為市場與產業最為活躍的組成部分。首先是互動性在增強,藝術金融發展的基礎是藝術品市場及其產業的發展,藝術品市場及其產業的發展速度推動了藝術金融發展的深度,藝術品市場及其產業發展過程中的治理關系,很多方面是藝術金融發展推動的結果;其次是依賴度在提升,藝術金融在藝術品市場中的作用迅速增強,藝術金融產業的規模已經成為市場最活躍的業態,已經超出或與拍賣業市場的規模相持平;再次是藝術金融推動市場發展與創新的速度和能力不斷增強,在需求不斷拉動下,已有實踐熱點出現與不斷介入示范,催生很多產業形態與業態不斷生發。

  藝術金融是一種“特種金融”

  《金融時報》記者:藝術金融發展的目的是什么?

  西沐:藝術金融發展的最終目的,是推動藝術品及其資源的價值發現,利用藝術金融發展過程中的機制、方法、工具來建構更加有效的價值發現平臺,建立更加公開、更加透明的市場,來進一步提升藝術品及其資源的價值發現能力與水平。

  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的發展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過程,這既取決于藝術金融是一種個性化很強的金融服務,更取決于藝術品及其資源的特質與特性。這要求我們必須下大力氣研究其獨特的內在發展規律,也要利用市場發展的規律,以及一切新的前沿的、科學的理論與方法等,來推進與管理其運營,建構相應的獨立發展體系,從而進一步更好地實現藝術品及其資源的價值管理過程的優化與完善。

  《金融時報》記者:為什么說藝術金融是一種個性化很強的金融?

  西沐:藝術品及其資源的特性決定了藝術金融首先是一種特種金融,藝術金融服務是一種特殊服務。藝術品及其資源與傳統產業資源的主要區別體現在資源的非標性、價值發現性、復用性及環境的友好性等,這些特質也是藝術金融研究的邏輯起點。金融最為本質的特征是服務,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藝術金融首先進行的是一種金融服務。由于藝術金融服務及其資產都有明顯特質,決定了藝術金融是一種特種金融,但它的本質還是金融服務,是現代金融體系的一個組成部分。

  在發展中建構藝術金融學科體系

  《金融時報》記者:對藝術金融發展的認知,經歷了怎樣的發展流變?

  西沐:藝術金融是一種特種金融服務,更是一個新的產業業態,其核心任務是服務于藝術品及其資源的價值發現。對藝術金融發展過程的認知,總的來看可以分為六個階段:一是投資需求(融資)階段;二是藝術+金融階段;三是金融手段論階段;四是藝術媒介論階段;五是藝術資源資產化、金融化階段;六是藝術金融產業生態化階段,實現了從規模到結構再到生態的快速進化。同時,這種快速的發展急需要研究梳理與探索,更需要在理論與實踐兩個方面,不斷深化與突破藝術金融創新發展的戰略目標及路徑探索。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的發展,是藝術品市場與藝術品產業不斷發展進化的結果。不僅如此,藝術金融還有自己獨特的產業體系及支撐與服務體系。

  藝術金融發展的邏輯基點,是藝術品及其資源的特質;其核心是圍繞并服務服從于藝術品的價值發現;其發展主線,是藝術品及其資源系統化、資產化、金融化、證券化(大眾化);其紅線,是價值發掘、價值發現、價值管理、價值實現;其發展過程,是藝術品創作(生產)、銷售、流通、消費、服務、環境;其發展進化軌跡,是概念態、形態、業態、生態。

  《金融時報》記者:藝術金融學科體系建設,有哪些重要內容?

  西沐:藝術金融學科體系的戰略視角是基于加快構建藝術金融學科的基礎,要聚焦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聚焦新時代,科學謀劃學科布局。要突出優勢、拓展領域、補齊短板、完善體系,使基礎學科健全扎實、重點學科優勢突出、新興學科和交叉學科創新發展、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相輔相成、學術研究和成果應用相互促進。特別是要關注藝術金融學術體系的核心內容。加快構建藝術金融學科的核心,這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思想、理念、原理、觀點,理論、學說、知識、學術等;二是研究方法、材料和工具等。學術體系是學科體系、話語體系的內核和支撐。學術體系的水平和屬性,決定著學科體系、話語體系的水平和屬性。

  強化風險管控與監管體系

  《金融時報》記者: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過程中存在哪些風險?

  西沐:在研究這個問題之前,要明確一些問題:市場不規范,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需求需要進一步培育與挖掘;支撐體系缺乏,資產價值量化困難;要素市場發育滯后,配置渠道單一;風險管控手段缺失,金融體系介入障礙較多,退出機制建立困難;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的路徑與平臺缺乏;人才缺乏,服務體系的發育與能力有限等。這些問題的存在,使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過程中的風險,如市場變化風險、宏觀政策風險、法律監管風險、周期運營風險、利益輸送風險、價格操縱風險、運營支撐風險及技術保障風險等,從識別到管控都面臨著重要挑戰。除了提升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的風險識別能力,還要積極建構基于風險結構化理論的風險管控機制與體系。特別是基于立法與政策法規基礎之上的監管、行業自律,從體制到體系的建立尚都處于模糊與深化認知的階段,不僅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過程中的風險管理及管控體系需要研究與強化,其發展、發育的環境也亟待改善優化。

  《金融時報》記者:對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創新的監管,要堅持何原則?

  西沐: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創新,應始終堅持“三個有利于”的監管原則:有利于提升服務市場與產業等實體經濟的效率;有利于降低金融風險;有利于保護投資者和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要堅持從國情出發推進金融監管體制的創新與改革,增強金融監管協調的權威性、有效性,強化金融監管的專業性、統一性與穿透性,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及時有效識別和化解風險。

  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的創新發展已進入新發展階段,需要注意一個特別重要的現象,那就是不讓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的投機性需求主宰整個創新的基調,從而扭曲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創新規模的結構。特別是進入新常態下的藝術品市場的發展,低迷的市場發展態勢,進一步激發了藝術金融及其產業投機性創新發展的進程,近兩年,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的訊息展示透露出更多更加豐富的內涵。藝術金融及其產業正在影響著我們進一步探索其健康發展的“深化”問題。當下,我們要更多地研究與推進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的相關政策與法規建設,并在此基礎上,不斷強化對藝術金融及其產業發展創新的監管理念、方法、手段及效果評價與改善的研究。

責任編輯:李昂
凤凰彩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