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行業聚焦CURRENT AFFAIRS
行業聚焦 / 正文
應對老齡化挑戰 商業養老保險亟待撐起第三支柱

  養老,如今不僅是老年人關切的問題,也引發“90后”年輕人的擔憂。因為對于這一代獨生子女而言,父母長輩的養老問題已近在眼前。老人多、孩子少以及社會的高度流動性,使得老有所養成為迫在眉睫需要解決的社會問題,而被給予厚望的商業養老險在此方面還有很大值得被挖掘的空間。

  “總體來看,政府對于發展商業養老保險,在完善多層次養老保障體系、促進養老服務業和養老產業發展中的作用重視程度仍有待提升,尚未將商業養老保險列為應對老齡化挑戰的重點發展行業,并制定專門的發展戰略和規劃。”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在近日召開的全國政協第十次重點關切問題情況通報會上表示。他認為,我國養老保險的第三支柱不應只是對第一、第二支柱的“錦上添花”,而應承擔起一定的基礎保障功能。

  

  數據資料

  應明確商業養老保險定位

  我國自二十世紀末開始老齡化進程以來,老年人口數量快速增加。根據世界銀行的測算,65歲及其以上人口占比從7%上升到14%所需要的時間,法國用了115年,瑞典是85年,美國是66年,英國是45年,而我國預計只用25年左右,大大快于世界其他主要經濟體的同期水平。人口老齡化程度的加深,使得養老體系三大支柱中的基本養老保障和雇主養老金計劃明顯不足,以個人商業養老保險為主的第三支柱重要性越發凸顯。

  然而,“商業養老保險在養老保障體系中定位不清。”黃洪認為。這種定位不清的影響直接體現在養老金替代率這一衡量勞動者退休前后生活保障水平差異的基本指標上。據了解,目前我國第一支柱基本養老保險的替代率目標是59.2%,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的替代率均不足1%。而根據國際慣例,養老金替代率達到70%以上才能保證人們退休后與退休前的生活水平相差不會太大。

  養老金結構性發展不平衡,尤其是個人養老金面臨諸多挑戰已是行業普遍認同的事實。2018年,公眾期盼已久的稅延商業養老險試點政策終于出臺,標志著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政策的初步探索開始落地。如今稅延養老保險試點一年半有余,已有23家保險公司參與稅延養老保險試點,上市產品66款,累計實現保費收入兩億元,參保人數4.52萬人。“中國個人稅延養老剛起步,稅延養老保險需要升級換代,不管是業務體量還是投資者數量,想要看到‘爆炸式’增長仍需時日。但建設養老第三支柱不論對國家、社會保障體系,還是個人養老質量來說都具有長遠價值。” 平安基金副總經理付強表示。

  黃洪建議,加快發展商業養老保險,盡快形成一支新的、安全穩健的國家養老儲備資金,有效彌補第一支柱替代率缺口,比較理想的第三支柱替代率水平應該保持在15%至20%。

  需加大高質量產品供給

  雖然想要為居民養老保障搭建起堅實的第三支柱,不能僅依靠保險業唱“獨角戲”,但商業保險作為主力軍,亟須提高自身保障能力。加大高質量產品供給是重要方面,黃洪表示,行業整體創新能力不強,養老險產品同質化問題仍比較突出,市場上缺少價廉物美、能夠有效滿足消費者養老金積累的個性化需求的產品。

  據統計,2019年,保險公司累計開發銷售養老年金保險產品830款。目前中國人壽、新華保險、太保壽險、太平人壽、人保壽險以及泰康人壽6家壽險公司可供65周歲(含)以上老年人購買的保險產品達到640余款,產品覆蓋了老年人身故、意外傷害、醫療、疾病、護理、養老年金等風險。對于這些產品,市場反映出較強的購買力。截至三季度末,商業養老保險、年金保險有效承保人次超過5800萬,商業養老保險保費收入1.38萬億元。

  總體看來,市場上的養老保險產品供給數量比較充足,但產品所提供的保障與服務,與老年人的實際需求仍有很大差距。例如,針對老年人群的健康險產品普遍保障期限較短,無法覆蓋所需保障周期。因為與普通產品相比,老年人商業保險產品的開發確實面臨很多困難。最主要的就是缺乏充足的定價數據,所以承保風險較高。同時,由于老年人身體較為脆弱,很多情況下對事故發生時的狀態難以界定,比較容易引發糾紛。

  為解決養老供需矛盾,保險業在養老保險產品創新上花了大力氣。比如,除稅延商業養老險外,處在發展探索中的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成為首個形成一定規模的“以房養老”金融產品。這一老年人房產融資養老的新方式,滿足了老年人居家養老、增加養老收入、終身領取養老金的三大核心需求,也得到了投保老人的普遍認可。

  今年6月,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曾表示,已會同相關部門研究制定養老保險第三支柱政策文件,擬考慮采取賬戶制,并建立統一的信息管理服務平臺,符合規定的銀行理財、商業養老保險、基金等金融產品都可以成為養老保險第三支柱的產品。

  不斷壯大養老服務產業

  在政策支持和需求推動下,保險公司的視野不僅局限于提供單一的保險產品,也開始向提供專業的養老服務延伸,包括長期投資、社會保險經辦以及興辦養老、醫療機構等。

  失能半失能老人的長期護理逐漸成為剛需。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及“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表示要大力發展養老,特別是社區養老服務業。2016年,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曾發布《關于開展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的指導意見》,從國家層面推進全民護理保險制度建設,在全國15個城市進行試點。

  作為經辦長護險的先行者,人保健康相關負責人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長護險力求將“保險保障+健康管理”相結合,逐步實現預防、醫療、康復全面保障。應統籌考慮參保對象照護需求,從中重度失能失智人員起步,兼顧醫療護理和生活照護,逐步擴展到輕度失能失智人員的預防保健和自我康復。

  近年來,國家給予金融布局養老產業極大的政策支持。今年1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明確提出,“引導規范金融、地產企業進入養老市場,鼓勵養老機構探索各類跨界養老商業模式”。

  保險資金具有規模大、成本低和追求長期投資收益等特點,在延伸產業鏈方面,養老產業布局成為很多險企的選擇。據《金融時報》記者觀察,A股五大保險公司均為養老行業的主力軍,養老社區第一批試水者的投入資金和計劃投入資金合計超1000億元。2019年以來,北京人壽、同方全球人壽、愛心人壽、招商仁和人壽、君康人壽也相繼加入醫養產業戰局。

  不過,“發展養老產業其實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在實際操作過程中還是有諸多限制。”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秘書長商敬國表示,首先,行業準入成本很高,保險公司投入其他的養老相關產業時,審批環節特別多。其次,投資回報周期很長,很多外資、合資公司非常謹慎。另外,養老服務市場環境不容樂觀,服務供給還很欠缺,能力技術參差不齊,缺少標準化規范。如此看來,投資養老行業對于保險企業來說仍然任重道遠。

責任編輯:李昂
凤凰彩票电脑版